• 纸币上的麓山胜景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多少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大凡李后主的词作总少不了一种凄婉深邃深挚的情调,一种“剪不竭,理还乱”的怨愁。从登峰造极的帝王转眼陨为刀俎上的鱼肉,后主的心如飞流直下的瀑布,坠入谷底,四分五裂。那一篇篇诉之以血的词作,便是那破裂的心激发的哀婉的回响。正所谓“国度可怜诗家幸,话到沧桑语始工”,所以我认为,读后主的词,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意蕴深远的人生,心若濯洗普通,收获颇丰。  风清月白时,红花绿柳间,歌舞升平的后宫中,我们好像看到了后主粗鲁地端起一杯烈酒,笑逐而尽,一脸放荡的神情。方圆的楚腰身、胭脂味、霓裳曲,让他沉沦,让他腐化,更让他对公民生计了无兴味。一阵阵倾心的唱腔,一声声柔媚的娇呻,逐步吞噬了他的男儿气势,只留得一具享玩的躯体。  “忧劳兴国,逸豫亡身。”我甚至断定,后主的终局是一种汗青的必然。  我们完全能够想像,当宋兵攻入金陵,后主肉袒出降的情形,那该是如许震颤汗青的一幕啊!习气了灯红酒绿的糊口,犀利的刀锋于后主无疑是嗜血的猛兽,让他从光艳实足的岑岭骤然落地。他这才幡然悔悟,记起自己身上还背负着万民的期许。只惋惜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之后,身已被锁梧桐深院,纵使有万千对祖国的眷恋,早晚也只得以泪洗面,用一篇篇如泣如诉的词曲宣泄内心的孤愤和怨愁。  “还似旧时游上宛,车如流水马如龙,花月正东风。”暮烟深垂,孤月如勾,让他伤感一时。  “最是仓猝辞庙日,教坊犹奏离别歌,垂泪对宫娥。”离歌袭耳,旧景刺眼,让他难过一夜。  “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常东。”朝寒晚风,归梦难成,让他遗恨终身。  雕栏玉砌诚然还在,无法朱颜已改。后主变得沉默了,变得容易感伤了,目下的心绪才最适合一个亡国之主。汗青也多情地将后主的终身刻在磐石上,留待后人格读出其中的些许真谛。我想,后主得到了他的王国,却也重新树立了一个光明磊落性命情绪,那末,他最初必然是痛痛快快地饮尽鸩酒的,因为他不肯让那愁水永恒向东流。

    上一篇:西安55套廉租房当商品房卖 房管局官网信息“变

    下一篇:高考填志愿依赖APP靠谱吗